• <dd id="gfoun"><small id="gfoun"></small></dd>

    <dd id="gfoun"><small id="gfoun"><nobr id="gfoun"></nobr></small></dd>

  • “留言肺語”:學生關注的那些細節

    作者: 文章來源: 單位: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22日 點擊數:

    張先友

        師生關系是一對復雜又奇妙的關系,遠不止學業授受那么簡單。如果要避免成為警匪關系、貓鼠關系,又不至于沒大沒小、無法無天,可能更需要關注一些細節。然而,學生的視角畢竟與老師有別。那么,學生在關注一些什么呢?

        翻開2016屆學生給我的留言冊,發現了許多“秘密”。畢竟,臨別之際,無需再做過多的掩飾,而又還沒有多年后重逢時的那般成熟。正如學生所言:“句句肺腑,字字真言”。下面,就以這些“留言肺語”為例,談談學生關注的那些細節。

    一、稱呼

        學生閑聊的話題之一,就是給老師一個“恰當”的稱呼——除了叫“某老師”之外,特別是朝夕相處的班主任。通俗者如“班頭(兒)”,尊重者如“老X(姓)”,親近者如“XX(名)哥”,恐怖者如“屠夫”、“閻王”,借用者如“老板”、“老大”之類,不勝枚舉。

        幸運的是,學生大都稱我“班頭兒”,少數調皮的叫我“先友哥”,只有一位口頭和書面都叫我“班主任”。留言中,她說:“總覺得很少有人像我這樣生硬地叫您‘班主任’。其實,我認為這是我表達親近的一種方式,雖然有些奇怪。”另有一個雖然稱我“張老師”,但對話時總是用“你”,顯得不太禮貌。“肺語”中,她說:“為了親切就用‘你’稱呼了哦?。”

        可見,學生對老師的稱呼,尤其是那些“非正常”的稱呼,表達的是一種認識和情感。從這一細節中,也可以發現老師在學生中的影響和印象。

    二、表情

        有個學生的祝福語中有這樣一句:“希望您以后不要老是繃著臉。”另一位在回憶軍訓時注意到老師“很少露出笑容”,暗地里想:“他怎么老是這么嚴肅啊”,于是推測“也許這是老師在學生心中樹立威信的第一步吧!?”

        恭喜這位同學,她答對了。其實,作為班主任,板著臉分故意與無意兩種。前者是一種姿態——暗示學生“認真點,不要嘻嘻哈哈、吊兒郎當,我可是很嚴(嚴肅、嚴格、嚴厲)的!”后者是一種情感——告訴學生“有人表現很差,我心情不好,別再惹我!”不少老師沒當班主任的時候,在學生面前基本上都是掛著笑臉。而自從當了班主任之后,苦瓜臉、黑臉成了常態,尤其是在自己班上。

        從學生的話語中可見,學生是很在乎老師的表情的。老師高興、微笑,他們就開心、輕松;老師嚴肅、認真,他們就會收斂自己的情緒;老師怒氣沖沖,他們可能會感到壓抑、浮躁,甚至反感。所以,經常發脾氣的老師,肯定是不受學生歡迎的;而從不嚴格要求、嚴肅對待學生的老師,也須當心成為學生不當回事的老師。

        表情是心情的晴雨表,卻又影響他人與自己的情緒。無論遇到什么,還是多給自己和別人幾張笑臉吧。

    三、話語

        老師要與班上所有學生都經常性談話,自然是不可能的。經常談話的學生,大都是在行為規范或者學習方面有些問題的學生,所以他們萬難忘記;而極少談話的學生,因為次數少,所以他們印象深刻。可見,與老師的私下談話,是學生十分在意的。

        經常談話的學生,可能已經記不得每一次的具體情境和內容,但大都會感激老師的不離不棄。一個經常“犯事”的學生說:“認識我的人誰都知道我是個不安分的人,但您依然不嫌棄我們差生,鼓勵我、教導我。如果沒有您,恐怕我已經成為社會敗類了。”另一位經常“自暴自棄”的學生寫到:“盡管我每次都有要放棄的沖動,但你卻沒有放棄我。對我也有責備,有傷心,但更多的卻是聽到你對我的鼓勵。”

        較少談話的學生,老師眼里可能是因為比較聽話,學生角度可能是主動性不強。但無論如何,他們都會記得那僅有的交流次數。他們也可能從其他渠道了解老師對他的看法,關注老師對他的建議。一個內向且聽話的學生,清楚地記得與老師談話的次數是“兩次”,但她卻記住了老師在練習冊上給她的提醒。針對“原地踏步”學生,老師在班上安慰說:“大家都在努力,都在進步,你能一直在這個地方,說明你也在進步。”當這位同學成績徘徊不前時,就對號入座,頓覺“豁然開朗”。

        其實,學生大都希望與老師溝通的,即使不是掏心掏肺,至少感受到老師的關心與鼓勵。一個與老師和同學相處都較差的學生,在受到我多次“教育”后也說:“雖然班主任對我沒有感情,但我對班主任還是蠻有感情的。”這句話是我萬沒想到的,也是從別的同學那里才知道的——他自己并沒有留言。

    學生可能害怕老師嚴格管理、嚴厲懲罰,但更害怕老師不理他。即使當時不這么想,畢業后也還是感激曾經關心過他的老師。尤其是對于所謂“問題學生”,可能語言暴力更甚于行為暴力,而“冷暴力”更甚于語言暴力吧。

    四、小事

        高中三年,諸事龐雜。大事,學生自是難忘,但說來大同小異;小事,也常記心頭,且講來歷歷在目。

        一名比較倔強的學生與同學發生了矛盾,問其原因,開口就是“他這人比較霸道”,于是老師要她多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不想,這件事對她影響“超大”。她說:“以后和別人發生矛盾,冷靜下來總會試著從自己身上找原因。現在我當然不敢說,我已經做得很好了,但我可以說,我一直在試著這樣做。”

        畢業了,進班時坐在左邊第一排的學生,依然記得老師問過她“能不能看到黑板”;一名感冒過的學生,依然記得老師在教室門口問她“好些了嗎”;一位成績進步的學生,依然記得老師鼓勵她時下著大雨瑟瑟發抖卻強忍講完的表情;……學生的回憶中,有太多的小事;學生的記憶里,有太多的情感。

        高中是快速的,學習是枯燥的,但很多事情是鮮活的。一件小事,足以讓學生體會到真摯的感情、學會處理問題的方法。大事可化小,小事忘不了。

    五、私事

        學生最喜歡八卦的事情,莫過于老師的私事。尤其是對年輕老師,會關注他有沒有談朋友,相過幾次親;戀愛了,關注結婚的時間,允不允許學生鬧洞房;結婚了,關注有孩子沒,生男還是生女的可能性更大;有孩子了,關注叫什么名字,長得像爸爸還是媽媽;……

        學生的留言中,很多人都提及:他們是我人生大事的見證者。高一時,我與愛人自相親、相識、相戀,學生則偷偷地拍照,散布八卦。高二時,我們走入婚姻殿堂,學生則送來祝福,如同迎來盛大節日。高三時,我們有了愛情的結晶,可愛的寶貝,學生不僅送來美好祝愿,而且對寶貝的名字極為關注,甚至用自習時間為寶貝取名字(當然做法不合適),提出幾十個備選。最后,雖因種種原因未曾采用,但我選取的名字,筆畫數與班號是一致的。

        學生也喜歡談論老師的歷史和課堂之外的樣子,并影響著對老師的印象。如得知老師曾經是“學霸”,會滋生崇拜之情;老師被評為優秀,會增強自豪感;老師是慈父賢母,幸福感會油然而生;老師有藝體特長,佩服心會自然出現;……

        學生關注老師的私事,一方面是在枯燥的學習之余,增加點談資;另一方面則是想更多了解老師,無論是把老師當作親人還是“仇人”。反過來,老師可能也要適當地注意自己的私生活,保護自己的隱私,不要使自己在學生面前成為透明人;同時也可以有選擇地透露一些“秘密”,可以拉近與學生的距離。

        學生關注的細節,遠非以上幾個方面所能全部涵蓋。一個眼神、一副表情,一句平常話、一件平凡事,一種姿態、一個觀點,甚至顏值、口音、走路的姿勢、說話的音調,都是學生喜歡注意和八卦的。有些談論可能不太準確,甚至不太禮貌,但這是符合實際的,畢竟他們還只是十六七歲的孩子。老師們也可以注意到這些,以利于自我完善和處理好師生關系。當然,要面面俱到實在是苛求老師了,但以此拓寬了解學生的視角、增加師生溝通的渠道,卻未嘗不可。學生在注意細節,老師也應該注意到細節。立德樹人,就要從細節入手。正如《教育的細節》一書所言:教育無小事,細節見本心。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