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lmbze"><label id="lmbze"></label></bdo>
<thead id="lmbze"><del id="lmbze"></del></thead>
  • <thead id="lmbze"></thead>

    中學語文教師要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

    作者: 文章來源: 單位: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22日 點擊數:

                 張敏

    學習的終極目標是什么?也許有人會說是認識自己、完善自己、成就自己。但古人并不這么認為,《禮記·大學》指出“格物致知”(探究事理,充實知識)后做到“意誠、心正”,方能實現“修身、齊家”,最終達到“治國、平天下”的目的;《莊子·天下篇》提出“內圣外王”的處世主張,,要求人具備圣人的內在才德,然后對外實行王道的政治理想。孔子講“學而優則仕”,世人常誤解為學習好就去當官,但孔子的原意是強調個人修養達到一定程度可以出來通過做官來實現自己的治國報國理想。在中國的歷代圣賢們看來,要實現治世報國的人生理想,就要加強學習修養,學習修養達到一定程度,就要實現治世報國的人生理想,學習的終極目標是治世報國,帶有濃厚的家國情懷,對后世歷代的學子求學的終極意義具有方向的指引性。時至今日,仍具有極強的現實指導意義。中學是一個重要的學習階段,中學語文教師的職責不單是“授業”,更在于“傳道”——幫助學生樹立正確的學習觀,培養學生的大我觀念和家國情懷,讓學生不但深入理解家國的大道理,而且踐行在自身的日常行動中。依照筆者從教的經驗,中學語文教師課堂家國情懷的滲透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一、深挖教材,固本培元,讓學生奠定家國情懷之基
        中學語文教材一般從知識與能力、過程與方法、情感態度與價值觀三個維度設計課程,其中的情感態度與價值觀層面更是對學生的語文能力和文化修養有著較高的要求。文化素養包括品德情操和審美情趣,旨在讓學生形成積極的生活態度和正確的價值觀,可以毫不諱言地說,現行語文教材在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家國文化方面有著特有的考量。深挖教材的家國文化有利于培養學生對國家、對民族的深厚情感,有利于塑造學生愛國榮家的高尚情操。語文教師應著眼于那些經久傳誦的經典名篇,特別是那些飽含古仁人志士愛國情懷和具有時代民族鮮明特征的篇目,要做好分類整理和集中講授,要因材施教,要不失時機地給學生生發,要做到固本培元,傾注以人文情感,奠學生家國情懷之基。

    中學語文教材中的家國情懷集中表現為一種強烈的民族凝聚力和家國榮辱感。和平時期的居安思危,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出自《孟子·告子下》)、“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出自歐陽修《伶官傳序》)、“居安思危,戒奢以儉”(出自魏征   《諫太宗十思疏》);國破家亡時的扶危紓難,山河淪陷后對家國纏綿繾綣地思索,如“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出自文天祥《過零丁洋》)、如“待從頭、 收拾舊山河, 朝天闕”(出自岳飛《滿江紅》)。教材中愛國詩人占很大的比重,屈原、杜甫、辛棄疾、陸游、岳飛、文天祥等作者的詩詞都無不表現出時代變幻時的憂國傷己和國難當頭時的抗敵御侮。此時“國”與“家”高度自覺地連成休戚相關的整體,詩人們深刻地體會到國家淪陷與家道中落的密切聯系,杜甫的“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出自《春望》)、陸游的“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出自《示兒》)、李煜的“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出自《虞美人》)均把國家主權完整作為個人安身立命的先決條件。教師在課堂講授時應盡可能把這種情感準確捕捉得細膩一些,并且還要將詩人家國情懷的心路歷程和坎坷求索的生平結合起來,真正做到知人論世,以意逆詩人家國情懷之“志”。在點滴的學習中和直觀的感受中把家國情懷滲透到學生的血液里,鑲嵌到學生的骨髓里,讓家國情懷成為他們的情感基因。

     

    二、架構課堂,格物致知,讓學生明白家國情懷之理

    濃厚的家國情懷是中國歷代愛國文人鑄就的一座精神豐碑,高中語文學習無法回避。更兼語文學科濃厚的人文優勢,愛國主義教育便順理成章成為語文課堂的一項重要德育內容。教師借助教材,架構課堂,培育學生恪守愛國之責,其真實目的遠非愛國、報國那么單一。愛國被看作是公民的基本道德規范,不僅僅是公民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的情感需求,更是公民人格內涵中格物致知、誠心正意精神的內在需要。格物致知語出《禮記?大學》,屬于八條目之首,意為“推究事物的原理法則從而總結為理性知識”。按照現代新儒家學派丁肇中的解釋,格物致知是一個表因果關系的詞組,“格物致知的目的,是使人能達到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的地步,從而追求儒家的最高境界——平天下”,筆者頗為贊同。但同時也認為格物致知與“修齊治平”是互為因果的辯證共存關系:能夠格物致,知便能夠更好的“修齊治平”;若能做好“修齊治平”,格物致知的精神便能得到更好的領會和掌握。因此,在現代課堂中,教師教育學生愛國,要有別于傳統教育。傳統教育目的并不是尋求新的知識,更多的是為適應一個穩定不變、恪守中庸之道的社會體系,從這個層面來提倡“忠君報國”、“盡忠君父”,那傳統“修齊治平”和格物致知是狹隘的,是不徹底的。

    在現代課堂中,教師教育學生愛國愛家,要重新架構課堂,要吐故納新,不僅要讓學生明白家與國是休戚相關的整體,還要讓學生明白愛國愛家的實質是格物致知。在當代社會,格物致知能夠將愛國的情感推廣到普遍事物的原理上并上升到理性的高度,能夠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以貫之。社會主核心價值觀體系是當代社會意識的本質體現,愛國并同敬業、誠信、友善是價值行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是價值目標,自由、平等、公平、法制是價值準則。明白了這一點,便能懂得家國情懷的深刻內涵,家國情懷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不同的階級有著不同的具體內容,不完全是個人或集體對“祖國”的一種積極和支持的態度。教師和學生應該辯證地看待家國情懷,并自覺把國家和個人納入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體系中來,把愛國、愛社會、愛黨、愛家看成是有機統一、不可分割的整體。空洞的口號式的強調愛國愛家過于膚淺,不僅達不到教育的目的,甚至有可能引發叛逆期的學生的反感。

     

    三、立身實踐,知行合一,讓學生激發報效家國之志

    教師在給學生闡釋清楚家國情懷之理后,關鍵還在于引導學生把這種情懷和行動結合起來,立身實踐,興報效家國之志。只有把“知”和“行”統一起來,才能稱得上“善”,“致良知,知行合一”(明代王陽明讀《大學》和《孟子》后得出的心學主旨)。知行合一強調身體力行,在家國層面,它緊密了愛國愛家的自覺性和報效家國的實踐性的關系,它是認識論和實踐論的統一。這些教育思想對于今天的青年學子,特別是對于當今學校的愛國主義教育都有很好的借鑒作用。

    中學生思想活躍,對社會和人生的復雜性認識不夠,因此喜歡發表自己一點激進的觀點,有時甚至為了迎合叛逆期同齡人的胃口,以偏激的觀點來體現自己的與眾不同,這很不好。中學階段正是學生三觀形成的關鍵時期,需要老師尤其是具有得天獨厚條件的語文老師的引領。治國平天下的理想雖然有些空泛,但我們至少要教會學生一樣最基本得東西——愛國愛家、忠廉孝悌,這是中學語文教材讓我們無法回避的情感。中華文明五千年的悠久歷史,豐富燦爛的文化,改革開放近三十年舉世矚目的成就,學生真正全面地了解了這些,自然也會油然而生出對家國的熱愛。這就需要我們語文教師的課堂教學的內容不能僅僅局限在幾本教材中,要適當的跳出來,把眼光投向更廣闊的社會,引導學生感受時代偉大的變化,引導學生了解推動社會變化的各行各業的英雄,并培養他們自覺地以英雄為榜樣的報國之志。當今的中國,以三十年為周期,屬于快速崛起期,以三百年為周期,屬于屈辱未消期,以三千年為周期,屬于王者歸來期。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是歷史發展不可抗拒的的潮流。快速發展,不斷強大的中國更要求我們培養的學生具備這種情感,一個有家國情懷和格物致知素養的學生,他一定有廣闊的視野和高瞻遠矚的胸懷;一個有愛國心和社會責任感的學生,他的人生之路才會走得更寬更遠。現在大學的部分年輕講師、甚至一些中學語文教師動輒攻擊這個社會、這個國家,言語當中充斥著對社會的不滿甚至仇視,根本沒有意識到時代進步和國家富強給他們帶來的各種隱性福利,他們覺得在課堂上不說一點過激的話就好像體現不出自己有思想有水平一樣,散失了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操守,讓人無法理解。學生終究是有辨別力的,我們不能忽悠他們,誤導他們,尤其不要把自己對生活對社會的負面情緒帶入課堂。我們要隨時記得,我們是在為社會培養人才,而不是在培養反社會的人才,我們不能因為我們不當的言論培養學生的怨氣甚至是戾氣,讓這種怨氣戾氣成為他們人生的絆腳石。我們要讓學生明白:我們腳下站立的地方,就是我們的祖國,我們祖輩安息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家園。要讓學生明白,我們能怎樣,這個社會這個國家就會怎樣,進而讓學生把自己的人生理想自覺的與時代的潮流,民族復興的夢想結合起來。在當前這個價值多元,思想較為復雜的時代,堅守家國情懷這個教育底線尤為重要。

    參考文獻:

    1.何澤華,《“我注六經”與“六經注我”》,《博覽群書》,2016年第5期。

    2.丁肇中,《應有格物致知精神》,《散文選刊》,1992年第2期。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